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少妇苏霞沉沦完

作者:admin人气:581来源:

故事发生在1987年的5月初,令人浮躁的春夏之交……

  苏霞,出生于中国大陆,工作几年后在外语学院培训了一年多,1986年回到市中学任教,教高 一年级两个班的英语。老公也在同校教书,女儿快六岁了,夫妇俩都不善钻营,苏霞负责了一个非重点班,老公教了几年物理,觉得没啥意思,刚承包了学校的一间塑料工厂,也没赚几个钱,两人的生活与工作,和平常人一样平淡,而且有点拮据。

  这年,苏霞刚三十有二,生育过女儿后,身体的各部位随着年龄增长,日显成熟和丰腴,凸凹的身体曲线和饱满的胸部格外惹眼,丰满的乳房挺立在薄薄的衣服下,随着呼吸微微地颤动,隐约凸显着胸罩的形状;浑圆的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紧紧的蹦出了内裤的线条,微微隆起的小腹和那肥腴的臀部,充满着火热的韵味。白晰的脸庞透着晕红,饱含着少妇特有的妩媚,双眼仿佛弯着一汪秋水,嘴角总是有一种淡淡的微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一米六多的身高,批着齐肩烫卷了得的秀发,紧身的弹力裤勾勒出下体饱满的曲线,给人的感觉真是既丰腴白嫩又匀称性感。修长浑圆的大腿间,被紧身裤绷得鼓鼓的阴户,让男人看见一种有心慌的诱惑。

  这几天,学校正正为了评职称的事吵翻了天,苏霞学历虽够,可资历太浅,在论资排辈的内地学校,有关系的同事都开始跑关系,夫妇俩都没啥关系,希望实在是渺茫。晚上回家吃饭时,苏霞把评职称的事和丈夫说了,老公更是不抱任何希望,只在乎新承包学校的小厂能赚点烟钱,应付说了几句,苏霞觉得很闷气。晚上,苏霞想温存几下,无奈老公敷衍几句就睡了。作为年过三十的少妇,苏霞老公显然没注意满足苏霞的性欲,这种欲望目前没显露出来,却为以后的堕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的伏笔。苏霞心里好象有一团火在烧,起身看电视,想到职称更加烦躁,和校长没亲没故,更别说提拔。

  苏霞哪里知道,新上任的校长朱干是个不折不扣的色鬼,年愈六十,又黑又肥,身高才一米五五,大腹便便,尽管体貌不佳,可擅长风月之事。以前在市里作教育助理时,和一个要当老师的少妇弄上了,被男人知道后捅到了镇里,市里只好将朱干下放到三中当校长。来到中学,朱干觉得被下放了,这是一个高中和初中混合的学校,升学率很低,管理也混乱,朱干上周刚过六十三 岁生日,离退休也就只有两年了,到了这个年纪还被机关赶出来,这辈子是没机会再回去了。一个月后就是期末考试和暑假,朱干乐得清闲,每天不理校务,忙于打麻将和睡觉,混一天是一天。

  这天,朱干前晚打了一夜麻将,上午觉得分外困乏,中午一觉睡到四点多,看看下班时间已经到了,朱干先打电话召集了一下三位麻将友,准备再干一场,打完电话后站在窗口伸伸懒腰,大口呼吸下新鲜空气,下班的老师三五成群地从教学楼走出来,经过围绕操场的水泥路,一个个回到操场东侧的教职工楼群。苏霞穿着一件休闲衬衣和灰白色棉质的短裙,和几个同事最后走了出来的。饱满的乳房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丰满白嫩的躯体,成熟的韵味,在空旷的校园里显得格外惹眼,朱干没想到这种学校居然有如此天生尤物,顿时睡意全无,一股热流从下腹升起,看见苏霞活力四射的身影消失在教职工楼群,一个阴谋已在朱干心中酝酿好了。

  次日,朱干召开有全体老师参加的评职称例会,苏霞是班主任,自然出席了会议并坐在前几列。三十出头的少妇,看上去像是成熟的蜜桃,身体给人一种软绵绵的感觉,散发出成熟女性的魅力,朱干看得下身阳具直勃起。会上,朱干意气风发,仿佛年轻了几十岁,在会上大谈整顿校风,提拔年轻人。三中年轻老师多,朱干的讲话自然赢得了热烈的掌声,苏霞的心中更是燃起了新的希望,她那里会知道,朱干的圈套正在向她身上圈来,准备将她推向欲望的深渊。

  晚上,朱干还专门组织了学校内的内部舞会,以增强和员工的交流,苏霞觉得这是个好机,可以和校长及其它领导沟通下,回来后,苏霞和老公说起,苏霞老公对苏霞的热情是不屑一顾,他上了好几年班还啥也不是,搞工厂还捞了点,也不在乎苏霞评职称的那点小钱。那天晚上,苏霞老公有个叫罗歼的旧同学刚调过来,苏霞老公约罗歼和一些同事打牌去了,苏霞只好一个人去,出门前,苏霞特意化了妆,看上去比平时更显妩媚。

  到了学校的舞厅,苏霞才发现来了许多领导,人事科的、教务处的,还有朱干,朱干坐在那里孤零零的,苏霞主动来到校长的面前,露出一个甜甜的笑脸,朱干好象受宠若惊的样子,两人步入了舞池,苏霞哪里知道,朱干半天不跳舞,拒绝了其它老师殷勤的邀请,等的就是她。看见苏霞这样主动,朱干的信心更足了。

  朱干比苏霞矮半个头,苏霞只好让朱干搂着自己的腰,自己的手靠在朱干的肩上,两人就随着乐曲跳起了三步舞,苏霞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上身的衣领开的很低,一道深深的乳沟显现出来,袖口一直开到腋下,跳舞时,因为抬起了手臂,苏霞腋下的开口被两个丰满的乳房微微撑开了,朱干在微弱的舞灯下,隐约看见苏霞的乳房轮廓,离得如此的近,就在眼前晃动,伸手可及,朱干看得心跳加速,血压升高,加上本来就心虚,朱干摸着苏霞腰部的手,都开始微微发抖,不过他还是装着很正经的样子,生怕苏霞看出来,心里计划着下一步的行动。

  苏霞这时也明显朱干的眼睛老往她的胸部瞄,搂着自己腰部的手也有些过于紧了,苏霞心里感到有些不安,看看旁边同事,才发现不少羡慕和怪异的眼光投射过来,不过,苏霞心里没往坏处想,对自己的魅力,苏霞还是有信心的,想到这里,苏霞心里反而有些沾沾自喜,有意识地挺直了身体,丰满的胸部更加凸兀,屁股也微微翘高,朱干开始有点急躁了,舞厅的灯光很暗,几米外别人也看不到别人在做什么动作,朱干忍不住将身体慢慢的靠近了苏霞的身子,硬起的下身已经碰到了苏霞的大腿,跳舞旋转时,朱干更是乘机把身子靠了过去,两人的腹部已经碰到了一起,朱干的阳具不经意地在苏霞的大腿之间顶了一下。

  随着舞步的起伏,朱干见苏霞没反应,大腿开始摩擦起苏霞的大腿,一次、两次……

  苏霞下身的短裙很薄,很快就能感到朱干发热的下体在有意识的吃自己的豆腐,苏霞从来没有遇到这种尴尬的局面,早知如此,就不来了,苏霞心里紧张着,她觉得脸上发烧,可又不敢反抗,只好把身体的距离拉远点,尽量不让朱干沾自己的便宜。朱干看到苏霞反抗不明显,乳房不停在自己眼睛前晃动,胆子也大了,搂着苏霞的腰部望自己身体内移近了点,开始试探着故意把硬梆梆的鸡巴紧紧贴向苏霞的两腿中间,跳舞转身时,朱干看见旁边苏霞后边有舞伴经过,朱干搂着苏霞故意往后面的舞伴碰了上去,四人碰在了一起,巴苏霞挤压在中间,混乱之际,朱干借着惯性往苏霞的身体上压了过去,苏霞吓得赶紧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胸部,挡开了朱干的上半身,却挡不住朱干的下半身,狡猾的朱干乘机把自己勃起的阳具死命地顶了下苏霞软软的阴户,苏霞那见过这种架势,正显得惊慌失措时,朱干的上身头压了上来,脸到了苏霞的乳房,苏霞的乳房被朱干的嘴压得变成扁扁的,软绵绵的感觉瞬间传来,苏霞“噢”了一声,后面的舞伴奏开了,苏霞身体往后一退,两人的手松开了,这时,音乐停了,苏霞向朱干客气地点了下头,红着脸离开了舞场。

  看着苏霞离去成熟的背影,朱干心想:今晚可真是艳福不浅啊……

  回到家里,苏霞还觉得心里不定,今晚的感觉很不好,校长会不会生气,那自己评职称不就更没戏了,会不会使自己疑神疑鬼,校长看起来还是挺正派的嘛,年纪也大自己许多,苏霞开始怀疑今晚是自己过于敏感,她本来就是个好胜心机强的女人,想到这次可能平不上,苏霞居然抽泣起来了……

  第二天,学校公布了拟定名单,苏霞上班时才知道一级教师职称评了她,心头一阵狂喜,赶紧来到校长办公室致谢。

  敲开门后,苏霞激动得话都说不完整了:“校长,我……”

  苏霞今天穿了一件水粉色的衬衫,初夏的薄衫,掩盖不住胸前乳罩的轮廓,苏霞本来就高出朱干半个头,加上穿了高更鞋,更是高出朱干许多。朱干眼睛刚好盯着苏霞薄薄的衣服下随着说话轻轻颤动的乳房,那丰满的韵味,高挑的身材,让他几乎是要流口水了。

  朱干赶紧殷勤地让苏霞坐在沙发上,奸笑着说:“这次评你是我的意思,现在提倡用年轻人吗。”

  朱干一笑,满脸的皱纹显得更加突出,肥矮松垮的身躯站在苏霞前面,刚好能看到苏霞丰满白嫩的乳房之间深深的乳沟,朱干下身都有些硬了,幸好身材肥大,裤子属于大号,下身的异动没让苏霞察觉。

  “校长,我才毕业这么几年,别人会不会。”苏霞看来有些担忧。

  朱干起身到饮水机那里倒了一杯水,走到了苏霞的面前,少妇漂亮的脸庞散发出成熟的柔媚风韵。

  “啊!苏老师!来喝杯水,不理那些小人,妒才忌能。”

  苏霞见状连忙想站起来接水,却被朱干一手按住了肩膀:“不要客气!来来!喝水!”

  朱干将水递了过去,同时将眼光继续瞄向了苏霞丰满诱人的胸部:“是啊!我是应该多关心关心你”

  朱干感叹地说,发现自己有些失态,忙接着说道:“你是我们骨干啊,当然要多关心的呀!”苏霞感觉到了朱干好象在盯着自己的胸脯,顿时浑身有些不自在,身体下意识地往沙发后靠去,没想到这一靠,白嫩的大腿从短裙下显露出来大半,将朱干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朱干咽了口口水,连说话出气都不匀了:“这样吧…你写一个工作总结……个人总结,嗯,明天是周六,后天上午九点你送到我家来,我帮你看下,周一我就给市里送去……我家在这里。”

  朱干在一张纸上写了他家的地址递给苏霞,老婆下午加班,朱干心理盘算着,一双眼不住地盯着在他的安排下正步步走向陷阱的猎物,眼睛几乎快钻到苏霞衣服里去了:“两点后你过来吧。”

  “谢谢朱校长,明天下午我给您我。”

  苏霞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全然不知朱干的阴谋在步步进逼,反而觉得眼前又矮又肥的校长虽然年过六十,可干事真的有魄力,和其它领导不同。苏霞满怀希望离开了办公室……

  望着苏霞转身后丰满的臀部有节奏地扭动着离开,朱干下身一阵沸腾,微微驼背的身体突然显得来了生气。

  第 二 章 迷 身 破 贞 节

  周六,满怀欣喜的苏霞修修改改写了一天,周日又仔细地检查了一遍,苏霞老公姓晓名敏,晓敏对苏霞的热情是不屑一顾,他上了好几年班还啥也不是,搞工厂还捞了点,不在乎苏霞评职称的那点小钱。刚好他有个同学周日结婚,他告诉苏霞晚上不回来了,吃完午饭就走了。下午,苏霞休息了一下,起床后,仔细地打扮了一下,换上了常穿的那件橘红色的纯棉休闲衣,天气有点转凉,苏霞又在外面着了一件淡灰色的马甲,下身还穿着那双白色的连腿丝袜配上浅灰色短布裙,外衣柔软的面料衬得苏霞的乳房丰满坚挺,在薄薄的衣服下微微颤动,柔软的腰肢和圆润的双腿,流露出少妇特有的成熟韵味。

  朱干家就住在三中出门右边的教育局家属楼,苏霞没走几分钟就到了,敲敲门后,朱干开了门,看到苏霞这身婀娜的打扮,朱干的眼睛都直了:“快进来,快请进!”苏霞进门后高兴地把总结递给了朱干,朱干接过来却放在一边,忙着给苏霞倒了一杯温茶:“苏老师,先喝杯水解解渴,不着急嘛。”

  走了这一段路,苏霞真有些渴了,接过来喝了一口, 发现六十多岁的朱干今天的头发梳理的比平时有条理,好象喷了点香水,那种老人所有的气息反倒显得越发浓厚。两人说了十分钟话后,苏霞慢慢觉着有些头晕,眼皮开始打架了,刚想站起来时,大脑顿时天旋地转,头一歪倒在了沙发上。

  朱干放下手中材料走过去叫了几声:“苏老师……霞!”看苏霞没出声,朱干大胆地把手放在苏霞丰满的胸部抚摩着,苏霞还是没什么动静,只是轻轻地喘息着。

  原来朱干在刚才给苏霞喝的茶里下了迷药,迷倒后的苏霞,脸色绯红,毫无知觉地躺在沙发上,粉红的嘴唇微微张着。朱干赶紧拉上窗帘,迫不及待地扑到了苏霞身上,脱掉了罩在外面的马甲,把上身穿的休闲衣卷起来后褪到脖子上,苏霞迷人的上半身顿时露了出来,丰满的乳房在白色蕾丝边的乳罩起伏……朱干咽了口口水,把乳罩推了上去,苏霞雪白的乳房完全暴露在朱干眼前,朱干粗糙地手开始贪婪地抚摸着苏霞白嫩的胸部,那高耸的乳房触手之下更是棉软光滑,想想前天在办公室还只能偷窥,不过三天就任凭自己为所欲为的揉捏,朱干欲火高涨,含住苏霞的乳头一阵用力吮吸,口水直溢。

  苏霞嘴唇微开,喷出阵阵醉人的香气。朱干抱着半裸的苏霞,舌头顶开了苏霞的牙关,吸住苏霞香软的舌头吮了起来。迷糊中苏霞只当是丈夫在和自己温存,咿呜轻哼着,乳头在胸前微微颤抖,朱干一面继续亲吻,一面继续剥除苏霞身上的衣物,一只手已伸到苏霞裙子下,滑到苏霞阴部,用手搓弄着, 睡梦中的苏霞穿着丝袜的大腿轻轻地扭动着。

  朱干也脱光了衣服,露出肥大、松弛又黝黑的身体,不过阳具依然涨大,红通通地挺立在下垂的啤酒肚下,苏霞则赤裸半身躺在沙发上,白嫩的肌肤和白色的内裤衬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阴毛从内裤两侧漏了出来,通透的三角裤能看到微微隆起的阴阜。朱干把苏霞的裙子连内裤一同褪去,诱人的下体一览无遗,柔软的阴毛顺伏地覆在阴丘上,大腿根部粉嫩的阴唇紧紧地合在一起。朱干把苏霞的内裤拿到面前嗅了嗅,内裤散发着一种若隐若无的香味。

  朱干满足地淫笑着,手伸到苏霞阴毛下边抚摩,摸到了苏霞嫩嫩的阴唇,湿乎乎的、软乎乎的。朱干双手分开苏霞修长的大腿,整个脸埋在苏霞的私处,贪婪的舔起来。多日的宿愿得偿,朱干兴奋得简直有如疯狂。他一分一寸的舔唆着苏霞的身体,就连最隐密最肮脏的地方,都舍不得轻易放过。舌头由细嫩的阴部,直舔到紧缩的肛门,细腻的程度就如同用舌头在替苏霞洗澡一般。苏霞是个规矩的少妇,哪里经得起朱干这种风月老手的玩弄,转眼之间已下身泛潮,喉间也发出了甜美的诱人呻吟,在强烈的刺激下,似乎要醒了过来。

  朱干舔得热血沸腾,用嘴唇含住了苏霞那丰满、娇嫩的两片阴唇,苏霞肥嫩的阴唇顿时被朱干的嘴唇拉扯起来。朱干觉得十分刺激,反复地玩弄了一会,朱干全身发烫,下体极度膨胀,急需找个地方去发泄,于是站了起来,把苏霞一条大腿架到肩上,扶住硬得发痛的肉棒,顶在苏霞湿漉漉的阴门上,龟头缓缓的划开两片嫩肉,屁股一挺,略显老态的身体往前一倾斜,“滋”的一声,粗大的阴茎插入苏霞下体结合处大半截,直捣黄龙,进入那梦寐以求的玉体,睡梦中的苏霞不由得双腿的肉一紧。

  一种温热的被紧紧包围的感觉强烈地传来,朱干感觉阴茎被苏霞的阴道紧紧地裹住,软乎乎的,阴道的紧逼让朱干心里一阵的激动,开始把阴茎一次次连根插入,挺进苏霞的禁区。苏霞浑身开始抖动,左脚翘起搁在朱干的肩头,右腿在胸前蜷曲着随着朱干阴茎抽送,下半身结合处阴唇向外翻起,朱干粗大的阴茎在阴部越来越快进出着,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啤酒肚一阵不停地晃摇,睡梦中的苏霞浑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不由自主地便摆动柳腰,迎合着朱干的肉棒。片刻之间,苏霞下体尽湿,雪白的乳房在胸前颤动着,脸上也露出娇媚动人的神态。正干得过瘾的朱干开始气喘呼呼,肥大黝黑的身体贪婪地趴在苏霞丰满白嫩的身体上起伏者,构成黑白鲜明对比的卧室淫图。

  房间内,苏霞白色的内裤和短裙都散落在地上,娇软无力地躺在沙发上,雪白诱人的大腿根间柔细浓密的阴毛乌黑湿亮,阴唇在朱干进攻下不停外翻,肉缝在朱干疾风骤雨地抽插时一翕一合。朱干毫不客气地抽插着苏霞下体,晃得衣服从苏霞脖子上抖落下来,朱干把衣服褪到苏霞脸上,翻身压倒了苏霞身上,双手揉搓着苏霞的乳房,粗大的阳具买力地在苏霞身体内疯狂地进出,肥矮的身躯完全压在苏霞年轻赤裸的身体上。

  见到日夜渴慕的的苏霞躺在自己胯下,被自己操出与平日完全截然不同的淫荡媚态,朱干心里极度满足,越来越猛,苏霞的裸体被朱干紧紧的抱着,随着朱干的动作起伏,长发紊乱的散在沙发上,下阴在不断的刺激下,饱满的身体益发的妩媚。卧室里很静、很静,静得连两人的呼吸声都听得很清楚,还有抽插的过程中发出“噗嗤、噗嗤”的淫糜声音,朱干肉棒上沾满了苏霞的蜜液,苏霞从未试过这么疯狂的性交,受到这么强烈的插入,她完全不能把握自己了,只有“嗯…”的呻吟和痛苦的表情能表达对奸淫的抗拒。

  半个多钟头后,苏霞裸体微颤,柔软的肉壁哆嗦着吸吮着朱干的肉棒,朱干感觉苏霞已到紧要关头,于是将龟头深深顶住苏霞的子宫,左右旋转起来。温热柔软的感觉,紧紧的包围着朱干的阳具,那种舒服的滋味,简直从所未有。朱干满意的看着正在胯下被自己奸污的胴体,性欲高涨, 双手十指力张,狠狠的抓着苏霞挺拔的乳房,用力的捏着,仿佛要把两团丰满的肉团扯下来一般。对苏霞地奸淫还在肆无忌惮地继续,朱干把苏霞摆成各种体位,尽情的蹂躏着。

  抽插持续了整整一个多小时后,进入了高潮,在“哧哧”的抽插声音中,朱干气喘如牛,下身涨痛欲泄,肉棒紧紧顶着苏霞下体,松垮的下体用力的撞在苏霞诱人敞开的耻部,狂野的驰骋在苏霞的雪白胴体上,尽情的发泄着他作为征服者的力量。急骤的欲望驱使朱干的感官世界飞到了云端,他快要失去对自己的控制,大声喘着气,抱紧了苏霞年轻赤裸的肉体,迎接着高潮的来临,他紧紧的搂住了苏霞柔滑的腰,猛烈的抽动着年老依然坚硬的肉棒,进出着苏霞的下体。再也数不清抽插了多少下,也计不清过了多少时间,朱干就这样不停地做着反反复覆的同一动作,直到把能使出的劲都用完。

  房间内,朱干粗大地阴茎在苏霞下体内抽送中所带来的快感充斥着年迈的身躯,最后终于负荷不住了,才勇猛地抽插最后一轮。伴随着朱干的几声唏嘘,那插入苏霞下体狂暴的肉棒突然猛增大几分,撑开了苏霞紧闭着的宫口,一股接一股的精液像飞箭一样从阴茎里直射而出,全送进还在一张一缩的阴户里。在十数次近乎抽搐的插入后,大量岩浆一般沸腾炽热的精液从肉棒前喷洒而出,顷刻灌入了苏霞藏于深闺的花房中,灼热的液体高速从龟头射进苏霞从未向老公以外男人开放的肉体深处。

  粗大的阳具依然主导着苏霞柔嫩的下体持续的扩张和收缩,朱干大口喘着气,突然想起了什么,捏着阴茎从苏霞润滑地下体“扑兹”抽出,起身将粘满苏霞下体体液和朱干精液地阳具,插到苏霞微微张开的嘴里。朱干的阳具又是一阵抽搐,肥大的双腿跪坐在苏霞的上体,乳白色的精液从苏霞的嘴角流出来,嫩白的大腿大开,赤裸的身躯微微的颤动。朱干大呼几口气,绷紧的身体突然放松,从苏霞嘴里拔出变软的阳具,一丝丝精液垂在了苏霞嘴角,朱干觉得十分疲劳,松垮的躯干就压在苏霞赤裸的香体上喘着粗气。

  十分钟过去了,朱干黝黑的躯体依然紧搂着苏霞年轻的肉体舍不得分开,松垮的下体紧贴着少妇饱满的阴户,快感渐渐远去,朱干体内的欲火在情欲互通的交媾中宣泻一空,只剩下一副疲累松垮的躯体,压在年轻的苏霞身上,乳胸迭压在一起,合成一体。

  良久,朱干才坐了起来,从外屋拿出一个立拍立现的照相机,把苏霞摆了好几个淫荡的姿势拍了十几张,苏霞正躺在沙发上,上身衣服被完全褪去,雪白丰满的乳房在胸前隆起着,下身只剩了条内裤裤挂在左腿上,私处一览无遗,红嫩的阴唇中,乳白色的精液在里边含着,白花花的精液,使阴毛已经成绺了。

??????总字节:83657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