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女儿红或 我的妹妹和女儿(一)

作者:admin人气:384来源:




(一)
夜半,我趁着四两酒劲在老婆身上狂颠着。三十如虎说得一点都不假,老婆
刚刚三十三,正是挨肏没够的时候,已经半个钟头了,依然兴致勃勃。
“肏死你!我!”我一边加大动作力度,一边发狠地说。
老婆听着这话更加兴奋。女人过了三十就一点羞耻都没有了!记得快结婚那
些日子,我用脏字逗引她时,被她狠狠地捶了两拳头,并严厉警告:以后不准说
脏话!可是男人做爱是不讲两句脏话就觉得心里不痛快。等老婆生完孩子以后,
我又开始那样逗引她时,老婆却笑笑,
脸红片刻儿,却再也不抗议了。老婆终于变得不知羞了,而我说出那脏话来
兴奋劲也没多少了。不过忽然哪一回从老婆嘴里听见那脏话,却再一次刺激了我。
“使劲儿肏两下嘛!”老婆觉得不过瘾的时候就这样撒娇似的说,“让你肏个够,
来!”老婆兴奋时也会甜蜜地这样说。
可是今晚在我发狠地说出这话时,老婆接着:“肏死我你再肏谁?嘻嘻。”
老婆知道我是个本分的人,虽然这两年有了钱,也从不在外胡来,她拿这话激我
吗?
“肏你闺女!”我说。在我们那农村里,生闺女是给当妈妈自己生的,生儿
子是给当爸爸的生的。女儿大是妈妈的小棉袄,知疼知热;儿子大了是这家的根,
传种接代。所以这样的传统观念一直影响到现在,好象闺女真的不是当爹的孩子。
平日也是如此,两口子说话都是你闺女怎么,你儿子怎么,其实你的也是我的,
但没有去细想的,老辈儿流传下来的,也习惯了。
老婆先是一惊,随即说道,“不是你闺女啊?”平时那样说行,可这个时候
说出来,老婆觉得有点见外了,便在我身下笑嘻嘻的说。
听着老婆的问话,自己也觉得过意不去,但心底里的欲望却猛地激上来,一
连几个抽插,插的老婆连连哀叫。
那一阵儿狂劲过去了,我慢下来歇息歇息,鸡巴被摩擦得火辣辣的。
片刻儿,老婆低低的说:“谁家……就那样呢。她小姨东临家……”
老婆听我说那话,并没觉得多么恶心,反而给我举例起来,我又兴奋起来,
兴奋归兴奋,可这样的事听说过就是没见过。
“都那么传罢了,还能真的?”我说。越发觉得鸡巴格外坚强了。
“嘿嘿……她小姨那么说的,还说有一回上他家串门儿看见来。”
“真的假的?是亲闺女啊?”我激动起来。
“人家怎么不是亲闺女啊!”
“自产自销。”我说。老婆听着笑得肚子一鼓鼓的,“你呀。”。她说着眼
睛里满是韵味。
说这样的事儿听着大概都兴奋的。刚才那剧烈的摩擦使得老婆阴道里粘稠的
有点发涩,加上我又几次完全抽出在完全插入,阴道略微干了。可是两人说这种
事儿反而觉得她里面又增添了新水。我又开始加力,心里却想着她小姨家的东邻
居。
“就是真的,人家还能叫外人看见?”我一插到底,老婆轻哼了一声。
“我又没看见,她小姨说看见来。”
“看见什么?”我的兴趣好象已不在老婆阴道里。
“看见她爸刚提上裤子,闺女在炕上光着腚,咯咯……”老婆的肚皮又一鼓
一鼓的。
“说不定人家做别的什么事儿呢,又没看见真肏进去……”
老婆笑得更厉害了,咳了几下。“做什么事还用脱裤子?嘿嘿……”
“闺女自己乐意,行啊!”我抱着她,狠狠地操进去。
“要死,使那么大的劲。肯定自己乐意了。”老婆依然符合着我,没有把话
岔开。
“你怎么知道乐意?你爸也那样?”我笑着逗她。
“放个屁!”老婆从来不说“你放屁!”总是说放个屁。
“不用放个屁啊,我看你大姐和你爸就……”我抱着的姿势停下来,又猛地楔进去。
“啊呀,轻点。你怎么看出来的?”我没想到老婆回这样问。其实也没觉得
有什么特别的,就是有点儿……
“怎么看不出来?”我激她,其实她今晚不说这种事儿,我也不会这样猜。
“看出什么来了?”老婆移动了一下枕头,笑嘻嘻地说:“今晚这是怎么了?
真得想肏死我呀?”
没看时间,不过觉得确实比哪回都时间久,差不多四五十分钟了吧?
“反正不正常。”我试探着抽动的幅度,好让它保持状态,然后回到刚才的
话题上。
半晌,老婆没话,我知道她在寻思我说的话。
“天哪!怎么了这是?还这么硬!”
“是不是不正常啊?”我用手连带扣进去。
“嘻嘻嘻……我……也不知道……那时我还小……不知道是不是……你轻点。”
老婆吞吞吐吐地说。
“是不是什么?你爸和你大姐?”
“不知道……反正有一回下雨天,爸打发我出去玩儿,可没叫大姐出去玩儿,
我出去不大一会就回来了,妈妈叫我烧火做饭,而平时都是叫大姐……嗯呀——
狠死了!你!……”
我准备做最后冲刺时,老婆也开始气喘吁吁。
“你……大姐呢?”
“嗯……嗯……嗯……”老婆顾不得回答,呻吟不止。
“你爸在炕上肏你大姐?”我无比兴奋地穿刺着。
“……”老婆开始抬起屁股,迎合着我。
我终于攀上去:“是不是啊?……不说……我射你嘴里……”
老婆点点头,顾不上说话了。
我以为她承认了,可她张开嘴动情地说:“来……”原来她点头是同意我射
她嘴里。
好老婆!这样的机会还真不多,也就两三回,看来老婆今晚是真的动情了,
女人在欢娱中什么事情都愿意接受。我抽出来,移动身体,老婆主动迎接,我手
撸着,保持它在阴道里的兴奋值。老婆一滴不漏地接住……
平静下来,搂过老婆,还想听她把故事讲完。
“你听见了?”
“什么?”
“你大姐……”
“我……说不准……反正炕上有动静……我那时还小……大了以后想想……
谁知道呢……”
“肯定是。”
“坏东西!是不是不用你管!你可别想!”
“想什么?”
“我知道你想什么!”
“我想什么?”
“嘻嘻……反正你别想。”老婆不说破却已经是挑明了。
不想就不想,其实我根本就没想过。不过这样的事情无论是男人喝酒说笑话,
还是女人相互岔舌头,都听到不少,真假难辩。说出来也就是寻求刺激,到底有
没有真敢回家实践的,那谁也不知道。
一家人在一起生活过日子,有些事情不能不遇到的。比方讲上茅房,我小时
候,我们农村一般都是在原子院子的角落里圈起个遮挡,挖个坑,就是茅房。这
些年好了,有了比较正规的茅房。但一家人谁也不能保证不会遇到那样的尴尬,
无论我在里面,还是女儿在里面,都有可能遇上。
可是,我也许不该往女儿下面瞅。其实也并非故意瞅,若是老婆在里面蹲着,
我进去时好象也没那么显眼,毛也是黑的,屄也是黑的,不细看不会很明显,也
没有心往那里看,不是刚结婚那几天,天天晚上扒着媳妇的屄看个仔细。
女儿要是在里面蹲着,用不着故意分辨,白里透红的景象很醒目。看了就看
了,自己女儿谁的爸爸没看过?
当我在里面时,我总是拿着报纸一边看广告,一边防止女儿突然进来好遮丑。
白天都好说,一般情况它不会在方便的时候硬起来。可是早上就很难说了,而那
时茅房又是最忙的时刻,老婆,儿子,女儿……
尴尬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那天早上我明明听见两个孩子都上学去了,我从屋
里出来裤裆还被撑着,急忙往茅房里跑,老婆大概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也没
提醒我。
没等到门口我就掏出来,就那样挺着一步迈进去……
女儿婷婷正蹲着。
藏都来不及藏,躲都来不及躲,只好转身朝一边。
真觉得没脸!好在女儿也并没被“吓”着,我还没尿完她就出去了。
“怎么还没走啊?我当你走了呢?”听见她妈妈在外面说。
“嘿嘿……俺爸爸真不害羞!”女儿笑着出了家门。
“我当两个都走了呢。”我从茅房里出来时,老婆解释说。“这回可叫你闺
女包眼福了!”老婆笑着从锅里给我拿饭,我知道老婆看见我那状态了,从炕上
下来,老婆还往我撑起的裆处看了一眼,笑咪咪的,因为夜里她已经享受过了。
“饱什么眼福?”我明知故问。
“看你刚才那样,女儿还能少看了?”老婆捂住嘴,“你闺女还害羞呢?”
听了老婆的话,一整天心里都觉得不得劲儿,没脸见闺女,怎么回正好让她
看见?我看她的罢了,她可不能看见我的。十一岁时女儿就已经来月经了,这么
早!老婆说她十三岁半来的。来了月经的闺女和爸爸就没多少话了,有时候我在
旁边听见她和妈说肚子又疼了,我就判断是来那个了。
肚子疼的不光是闺女,老婆也经常说她肚子疼,我就开玩笑地说:挨肏轻了!
老婆性欲正旺的年龄,听我说这话,就接过话去:有本事你天天晚上来啊!他妈
的!真受不了,这些年倒过来了,刚结婚那阵我天天晚上要,她都害怕了,为了
躲避挨肏经常往娘家跑。那时还不知道有个那样的老丈人,知道了可不敢让她经
常回去,说不定哪天连俺媳妇也肏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想象到(我是说假如)老婆被别人搞了,我能气死!
可是要是被老丈人肏了,我想象中没有那么气愤!反而觉得刺激了一下。当然那
样的事情没有发生,真发生了——真发生了我也不会把老丈人劈成两半,哈哈!
老婆老说肚子疼,那就去医院吧,本来也没拿当回事,她老说我不关心她,
就知道用那样的方法给她“治疗”。
那天正好我去县城办事,就带老婆一起检查检查,省得她老说我不关心她。
这一检查不要紧!医生把我叫过去,说什么什么,我听着心怦怦只跳,医生说最
好再去市大医院检查一下吧。
我没告诉老婆,我也包着县医院误珍的想法,第二天就带老婆到市里大医院
复查,还特地脱了个熟人。
别说老婆,当时就连我也差点支持不住了——子宫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