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第一次……

作者:admin人气:1812来源:


  “嗯……彩烟啊!我这里有一些养颜保容的药你要不要试试?”
  “养颜保容?”
  啊啊~~女人真不愧是最爱美的生物,一听到可以养颜保容,她连忙把目光由地板转到我的脸上,眼睛闪烁着精光……
  “那是……”
  我随手拿起一瓶说:“这叫长春丹,可以保持现在的容貌一年……”
  “真的?我试试!”
  李彩烟人影一闪,我手中一轻,瓶子已到彩烟的手上,她急急的打开封口,倒出一粒花生米大的药丸吞下后,便立即运功来化开药性,不多久,李彩烟的胸前感到一股热意,胸口一涨,她感到她胸前的两颗蓓蕾突然各射出一道水线,只不过被衣物给挡下,无法完成那美丽的曲线,李彩烟接着感到胸口一湿,一股乳香味弥漫整间石室。
  “啊!出……出奶了?惨了、惨了!拿错了,那是仙桃牌通乳丸!”
  “拿错了?”
  “对!拿错了!”
  李彩烟一个回旋踢,把风彻踢到一边石璧上和石璧来个全方面的亲密接触,然后风彻慢慢的从石璧上滑下……
  “干!”
  我愤怒的跳了起来,不过是吃错了药,而且又不是什么春药就要把我打到贴壁吗?我火大了,把另外两个瓶子各倒出一粒药丸出来硬塞入彩烟的口中,凭我的能力(蛮力)彩烟根本无法阻止我的暴行,只能不甘愿的吞下那两粒不明不白的药丸。
  “哇哈哈哈!”
  “咳!咳!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咳!”
  我手一摊说:“不知道!”
  这时我又偷偷把一粒仙桃牌通乳丸握在手中,等待一个良好的机会。
  “不知道你还让我吃!你……咕噜。”
  趁着彩烟在说话的良机,我把仙桃牌通乳丸以最近习来的暗器手法投入彩烟的口中。
  “你……你又给我吃下什么东西?”
  “仙桃牌通乳丸。”
  “什……么?”
  彩烟感到她的乳房发胀,鲜红的乳头更是涨大到有如葡萄一般的大小,还不时的喷发出乳汁。
  “啊啊啊~~好……好涨!好难过!”
  我看到彩烟那么难过的样子,不禁有些后悔说:“你没事吧?”
  彩烟好像气疯了,竟然把她胸前的衣物给扯开说:“怎么会没事?你看我都这样了,痛都痛死了!”
  随着彩烟说话时的呼吸起伏,她胸前的那一对玉乳尖端也跟着射出一道道乳汁奶水,我看着看着忍不住把嘴贴上边那乳汁的源头,左右两边都被我疯狂的吸吮着,带着乳香的液体涌入我的口中。
  “嗯!啊啊啊~~好舒服啊!”
  彩烟忘情的摸着我的头。
  “滋……嘶嘶……唔!”
  我一边吸,一边抚弄着彩烟的乳房,嘴中的舌头还不时的在彩烟的乳头上打转或是轻轻的咬上一口,而彩烟的美丽玉球则在我的手中作着不规则的变化,我还不时的用力挤捏这豪乳,而涌入我口中的乳汁也随着我这一挤而跑出更多。
  “啊啊啊……不……不要转啊!我会……嗯啊啊~~好痒、好棒!再……再来……啊嗯嗯……别……别咬啊!唉呦!咬……咬死人啦!唔唔……这……这么大力挤人家……嗯……人家会受不了啊~~嗯喔喔喔……好舒服……我还要……
  啊啊啊~~来了!要来了啊~~~“我所有的粗暴动作丝毫没有给彩烟带来痛苦,相反的,彩烟的脸上却是一副享受的表情,我吸到最后,彩烟身躯一阵剧烈的颤抖,我的手往她的腹下一摸,都湿了,但是玉球中还是是不断的制造乳汁,我也只好继续吸。
  “嗯喔喔……好棒……继……继续吸……彻哥哥你吸的我好舒服啊!”
  “好棒!我还要……用力……用力挤,把我的……啊呀……又……又转了……好哥哥你不要这样……好痒……痒死人了……“我的嘴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彩烟的胸尖问:“彩烟你舒不舒服啊?”
  彩烟眼中布满着水烟,痴迷的答说:“好……好舒服,彻哥哥拜托……你不要停,继续吸彩烟的……奶好吗?你吸的我好舒服啊!”
  “好!”
  我把我的嘴再度贴上彩烟的乳尖,只手也按上彩烟的乳球,好继续我的吸奶大业。
  “啊……就是这样……彻哥哥我离不开你了……啊嗯嗯~~”“那以后我们天天这样好不好?”
  “唉呀!不要松嘴嘛!快放回去!哦!对!不要停~~怎么这么舒服?我以后一……一定要天天这么啊呀……舒服啊啊~~~”我看彩烟这么舒服的骚样,我胯间肉棒更是硬到不行,简直要撑破裤袋了,这时我的门牙一咬,彩烟的身躯又是一阵颤抖,我这时低头一看,哇!彩烟的整件裤子几乎可以说是全湿了,由此可见彩烟的淫水是多么的丰富。
  “嗯~~好……好棒……我还要……彻哥哥吸用力一点,啊~~受不了了……要……又要来了啊啊啊~~~“我这时轻轻的把还在高潮余韵中的彩烟放在地放上,看到彩烟那随着呼吸而起伏的胸乳,我的心中不禁想起苗笛帮那汉子乳交的情形,我一想到这画面,我胯下的欲火燃烧更炽。
  而彩烟那急喘的红唇更是诱惑着我,等到我发觉时,我俩的只唇已经贴在一起了,我伸出舌尖在彩烟的口中饥渴的探索着,我完全沉迷在这感觉中,不久,彩烟的舌头也开始向我热烈的回应着,我贪婪的吸吮着彩烟口中的琼汁玉液,这时我才想起这是我的初吻,听人说初吻是酸酸甜甜的柠檬味,不过我吻了老半天都是彩烟乳汁的味道,但这一点也浇不熄我心中的欲火。
  忍不住了!我裤子一脱,只手又再度光临彩烟的只乳挤在一起,并把我的肉棒夹在彩烟的只乳之间缝隙开始抽插,而彩烟胸乳上未干的乳汁适巧为润滑剂,这种紧压的感觉比自己的只手还要好上几百倍,也让我不自禁加快抽插的速度。
  “呜喔喔喔!彩烟你的奶子好棒啊!又大又结实,我这样插你的奶子你爽不爽啊?”
  “啊啊!好……好热的感觉!”
  我的只手这时又用力一挤,鲜红的乳尖射出两道小小无力的水线落在彩烟的胸乳上。
  “啊~~~好痛……好痒……又好麻……”
  这一挤乳汁让正在抽插的我有一种正在抽插蜜道的感觉:“啊啊!彩烟快!
  把龟头含进嘴里!“我的龟头在彩烟的只乳之中不断的消失又出现,而每次我的龟头从彩烟的乳沟中出现时总是顶到彩烟的嘴唇,而彩烟在听到我的话后也很顺从的把顶到她嘴唇的龟头含入口中,其间彩烟的丁香小舌还不时的在我龟头敏感处舔弄含吞,一点都没有生涩的感觉。
  “彩烟你的小嘴好厉害,弄的我……好舒服啊!”
  “嗯唔~~滋嘶,真的?那更厉害的来了!唔哦哦~~”哦!天啊!彩烟竟然把我的肉棒给缓缓的吞进去了,而我肉棒的尖端也感受到喉咙所造成的压迫感,而这时我也才发现我的肉棒比平常还要长两倍,原本的五吋变到十吋去了,而这深喉式的口交和乳交都别有一番风味,但相同的一点就是都很爽,而且是爽到了极点,这时我感到我的肉棒有射精的现象,我心中还想要多享受一些时间,没想到那射精前的舒爽感竟渐渐消退了,没想到我竟然可以操纵由心,心中一喜,我只想到又可以享受彩烟的服务了。
  等我意识到时,彩烟又把我的肉棒吞的更深了一些,我急忙把肉棒抽出来说:“彩烟你不用这样。”
  “咳!咳!没……没关系,我只是也希望你也舒服……”
  说着彩烟又抓住我的肉棒往口中送去。
  我看她一边咳嗽一边还在拼了命似的讨好我,我抚着彩烟的头发说:“没关系,要让我舒服,用你的奶子也一样。”

  “可是……”
  “别可是了!不然你再吃一粒通乳丸吧?”
  “好!”
  彩烟说到做到,真的又服下一粒仙桃牌通乳丸。
  这次换我躺下说:“换你来服侍我吧!”
  “嗯!”
  彩烟跪在我的肉棒之前,柔软的一只玉手一边摸着我的春袋,一边搓弄着我的玉茎。
  “好大哦!又粗、又长、又热、又硬,真是吓人。”
  彩烟一边说着,一边放下手上的工作,接着彩烟的小嘴又和我的龟头又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那感觉真是爽啊!
  而这时我的只手也没有闲着,一直抚摸着只手碰得到彩烟身体上的任何一个部份,而我摸得到的也只有彩烟的玉脸,我感到有些不足,便弯起身,我的只手可以摸的到的地方开始多了起来,这时我便往彩烟的胸前一探,一股温温滑滑的液体就沾在我的手上。
  我把沾在手上的乳汁舔了个干净说:“彩烟你自己主动乳交看看!”
  彩烟抬起头对我说:“怎么主动?”
  “先把我的肉棒放到你的只乳间,然后用手使力的把只乳往中间挤,接着上下摆动下半身。”
  “是不是这样?”
  彩烟完全按照我所说动作,对于她的问题我只有点点头表示回答,因为肉棒所传回来的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而且彩烟在我的龟头从她的乳缝中冒出实还会用舌头去舔一下,那刹那的殊爽感更是让我全身不由自主的一阵颤抖。
  很快的,彩烟被这个单调的动作感到无聊起来,便开始玩一些小花样,先是用两只乳房的乳尖或是单独或是轮流或是一起的来磨擦我的龟头,再来就是被彩烟乳尖喷射而出的乳汁集中射击,最后就是含着我的龟头,只乳在把我的肉棒夹在乳沟之中作小范围的磨擦,这种种花样每一样都足以让我射出来,要不是我现在能控制何时射精的话,我早就射出许多次了。
  弄了许久,彩烟看我还没有射出的迹像,动作也越来越慢,大概是没有力气了,我突然性的把彩烟推倒在地,彩烟尖叫一声,但却没有反抗,只以蚊蚋般的声音说:“现在还……还不行,要……要等到我俩结婚后才可以……”
  饶是以我现在的功力,彩烟所说的话我也差一点就听不到,我知道彩烟的意思,可我也没那意愿,因为像彩烟这样的美女当然要好好的游遍她全身后再吃她全身最美味的地方,在饭桌上我可是习惯把最好吃的东西放在最后的人。
  (作者:可是这样好吃的总是被人先吃……风:……干!你诅咒我!作者:没有,我只是说饭桌上的……风:你还说!作者:唔啊!痛痛痛!救护车!快叫救护车啊!干!我又没有说你老婆先被人尝过!要打来啊!
  于是作者和风彻开打,现场一片血海……
  我摸摸她细长柔软的长发说:“我不会现在要你的,我只是想再来一次刚刚的……”
  彩烟不再多说,摆出一副任随君意的模样,我也不客气的夺过彩烟只乳的控制权,彩烟的乳房在我的手中被我用力的搓揉,而涨大有如樱桃的乳尖也配何我手上所施的力气而流出等量的乳汁出来。
  “彻哥哥我……我胸口被你揉的好舒服啊!再用力……用力一点!对……嗯喔喔……”
  我看彩烟那兴奋的表情,我也提起我那同样兴奋的长枪摆在她那深遂雪白的乳沟之中挤压、磨擦我的肉棒。
  “彩烟你的乳房真不是普通的棒,让我舒服极了!”
  “啊~~我也……很舒服……”
  “呜喔喔喔~~彩烟把我的龟头含到嘴里!”
  “喔~~唔……滋嘶呼噜……”
  彩烟顺从的把我那冲出她乳沟的龟头含入口中吸舔,舒爽的感觉从我的龟头处传来,而我的只手则更使劲的搓弄她的乳房,彩烟的表情也更显得疯狂。
  “彩……彩烟,你的嘴巴好棒,我快要射了!”
  “射……唔唔……射给我……滋滋……我想要彻哥哥的……嘶滋……射在我的……呼嗯……口中……”
  我听到彩烟的要求,手掌整个盖在彩烟的乳房上用力的一抓一放。
  “唔啊啊~~”彩烟被我这一招的攻击下便停止了嘴上的动作,而她的声音听似痛苦,可脸上却是相反的舒服表情。
  “啊啊~~这么大力……人家的胸部会坏掉的……”
  彩烟那充满春情的表情和声音让我的欲望又再度的提高,而她的只手不知何时已在她那桃花源外处激烈的抚摸着。
  “嗯啊啊~~彻哥哥你等一下,人家……人家也快要到了……唔喔喔~~我们……我们一起去……哈嗯嗯~~好……不好……唔咿咿咿~~我……我受不了了……再快……再粗暴一点……啊啊啊……好舒服……”
  “好……我们一起……一起去……”
  我说到这里,腰上的动作则更加的粗暴及快速,而彩烟覆在私处爱抚的手也动得更加剧烈了。
  “好啊……就……就是这样……咿唔唔哦……好棒……好舒服……我……我快要疯了……嗯喔喔……要……要去了……彻哥哥快……快用力捏……捏人家的奶头啊~~人家要泄了~~~~~”“好彩烟,我……我来了!唔喔喔喔喔~~~”我的用力的再彩烟的奶头上一捏,两道水线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力道射到我的脸上,而我也解放了我的欲望,乳白色的精水以不输改刚才彩烟的喷射乳汁的力道射在彩烟的脸上。
  “咿唔唔唔~~~人家也来了~~~”而彩烟也在我射精同时也达到了高潮,就在我完全沉浸在射精的殊爽感中,彩烟张开小嘴说:“我要吃……彻哥哥的……”
  接着便把我还在射精中的肉棒龟头的部份给含了进去,而我这才想起刚刚达应在彩烟嘴中解放的要求,而龟头出传来那温暖又潮湿的感觉让我更觉兴奋,只手抓住彩烟的头一挺腰,竟把整支肉棒都刺进彩烟的小嘴中,不少我射出的精水从她的嘴缝中溢出,而彩烟脖子处的喉道从外部来看也变粗了不少。
  “唔嗯嗯嗯!”
  彩烟拼命的挣扎着,脸上尽是痛苦的表情,她的喉道也因为肉棒这个异物侵入其中一直不停的蠕动着,这让我的肉棒享受到另一种滋味,射精也射的更猛,从刚刚到现在我共射了五发,两发在脸上,两发在口中,一发在食道,且每一发都射出很多,时间也很长,现在我又再射了一发,精水再次直冲彩烟的胃袋。
  “嗯~~~~~~~”彩烟的胃受到我精水的冲击发出一声长哼,受到食道的压迫,我这一发射的又急又猛,而我也忍不住在彩烟的食道中一边抽送一边射精。
  “彩烟对不起,你小嘴实在是太棒了,我忍不住,不过你放心,就快好了,我就要……唔……射完了。”
  “嗯唔唔唔~~~~~”我抓着彩烟的头固定好,免得她逃调,并把她的嘴当成阴道般的一边抽插,一边射精,过程中我又再度连射了两发精水进入彩烟的胃中,我想这样就够了,便把肉棒抽出,没想到又射了一发在彩烟的脸上,而这时我也发觉到彩烟的身驱又是一阵颤抖,眼中竟是高潮后的余韵,没有想到彩烟这样也可以高潮?
  “彩烟你……又去了吗?”
  “嗯……”
  彩烟彷若应是一般的发出有若呻吟的声音,舌头还把在嘴上的精水给舔入口中。
  “原来你有被虐的倾向……”
  “嗯……”
  彩烟依旧没有回应我,只是自顾自的舔着在她嘴边的精液。
  我看彩烟的反应有点有趣,便又问彩烟说:“你喜欢被虐待对不对?”
  “嗯……”
  “你是我的奴隶对不对?”
  “嗯……”
  “明天玩你的屁眼好不好?”
  “嗯……嗯!”
  彩烟终于回过神来睁大只眼看着我说:“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