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罪物语之黑仪蟹篇】

作者:admin人气:197来源:

虽然不是第一次了,被各种各样的原因所绑架、监禁,而其中的大多数都是源于自家妹妹们的「小小」恶作剧,也许春假的那段时候到至今也能够算做是监禁吧,虽然没有物质上的阻碍,但是自己的确已经被牢牢的「绑缚」在那个美丽的吸血鬼的身侧。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是怎么回事。

  这是进入暑假之后大约十天左右发生的事情,七月二十九日,不也许是三十日,三十一,甚至已经进入了想要无限轮回的八月也说不定。

  之所以无法确认具体的时间,那是因为双手被金属的手铐用背剪式的手法绑在了某根看不见全貌的粗实铁柱之上。

  所以没办法去观看手表上的时间和日期,同样也无法取出口袋里的手机进行呼救。

  不过即使如此,我并不是完全无法去推测时间————窗外黑漆漆的,所以至少能够确认现在一定是夜晚。

  只不过虽然实质上能够命名为窗户,却只有简陋的窗框而没有安装主要的玻璃,简直就是十足的烂尾工程。

  事实也是如此,这里只不过是一所被废弃的私立学校。

  所以就算现在是盛夏时分,这个地方也有点过于开放了,完全不能够成为一个进行绑架的好地方,而我的脚也没有被固定,稍稍努力一些就可以站起来,但是做这种事情似乎没什么意义,失去了吸血鬼力量的我是无法挣脱金属制造的手铐的,所以我就这么坐在了冰冷的地上,还舒服的伸直了双腿。

  原来忍野和忍一直就住在这种地方啊。

  我悠闲思考着这种无所谓的事情,直到门被打开,一束耀眼的亮光从手电里照上了我的脸。

  「战场原」

  虽然因为光照太过强烈,无法仔细辨认眼前的人的脸孔,不过毫无疑问,她是我认识的女孩。

  「哎呀,阿良良木,醒了吗?」

  战场原黑仪,我的同班同学,我的恋人,情侣,正在交往的对象,她————一如往常的以不带笑意的冷酷语气,面无表情如此说着。

  「太好了——还以为你会死掉,我担心死了。」才怪,看起来你一点都不担心,而且居然还在舒舒服服的洗澡,这个断水断电的废弃私塾,居然还能够提供热水洗澡,请容我全力的表示疑惑?

  「你出浴的样子的确很诱人,但是也不用打晕了把我绑起来吧,我可不是凶猛的野兽哦。」

  不不不,现在的我马上就要化作出笼的猛兽,毕竟眼前的美少女只是挂了条浴巾就在我面前乱晃。

  虽然比起第一次去她家的时候要好得多了,不过那块浴巾显然还是太小了,真是搞不懂她在干什么。

  「……」

  面对着我无言以对,又「欲火焚身」的苦恼表情,战场原大跨步的走到了我的面前,全然不顾那块基本就是草草包上的浴巾就快要脱落了下来。

  胸部前的点,都快要看见了咯。

  我无奈的在心中吐槽着,不过自然不会去出言提醒。

  她的脚步毫无迷惘,代表着对自己的行动不抱持任何疑问,战场原黑仪——就是这样一个遇到任何事情都用嚣张的态度去应对而令人无奈的人。

  「好亮,你能把手电移开么。」

  「当然可以,可怜的阿良良木君,后脑勺还疼吗?」战场原把手电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凑到了近处如此的询问着。

  「果然,你就是犯人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怒吼道,虽然实际上自己早就猜到了。

  从监禁地点补习班废墟上就明显可以看出,完完全全的战场原风格呢。

  「把手铐解开。」

  「不要。」

  超速回答,简直是超SPEED ANSWER,连一丁点的犹豫都没有。

  果然不愧是战场原黑仪,超我行我素呢。

  「我呢,趁着阿良良木昏迷的时间段,稍稍的调查了下阿良良木的爱好,捆绑,滴蜡,还有灌肠,没想到你居然有这样重口的趣味。变态、啊、不对,应该说这才是正常吧,像阿良良木这样的人渣。」

  「这是稍稍么,连这种古旧货色你都翻出来了!!」虽然我的女友认同了我的趣味我感到很高兴,但是为什么会突然有种想要哭的感觉。

  我秘藏多年的宝贝啊,既火怜酱月火酱之后又有了新的知情者了么。

  「听说拥有奇怪性癖的男人都是喜欢被女人虐待的变态呢,那么阿良良木君一定也是这样。」



  「居然是肯定句!!?」

  我可不是那种变态啊,应该说那些工口书只不过是我收藏的一部分而已,而且还是很久很久以前保留的收藏品。在最近、现在可大多数都是巨乳眼睛娘的类型啊,这可是绝对不能被战场原看到的超危险品。

  等等,既然她连我的秘藏都找到了,应该、也许、肯定是已经发现了我床底下的秘密了吧!!

  难怪,她的铁面上看起来居然有一丝情感的波动,原本还以为仅仅是她刚洗完澡,脸上带的红晕而已,难道是在发怒,在吃醋,还是在酝酿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战场原 VS H同学☆

  额头上刷刷的渗出汗水,要不是背后的金属手铐无法挣脱,自己早就有多远逃多远了。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修罗场!!

  就在我汗如雨下,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道影子刷的闪过之后,出乎意料的事物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两条修长白皙,简直可以称为人间极品的超级美腿。

  只是在视界中微微掠过就让我血脉贲张,小腹处更是腾起了一团熊熊的烈火,简直是太美了,比起战场原不甚丰满(相对而言,相对而言……)的上半身来说,她下半身就简直是神明完美的造物,感谢生出她的父母!超感谢!

  那种紧绷的迷人魅力,如果被这样的腿缠住腰肌,就算是天堂也不过如此吧,许久没有湿润的嘴唇在此时显得异常的干燥,喉结不由自主的蠕动着咽下口水,眼晴像被强力胶黏着住似地一秒也不想离开那双赤裸的美腿。

  「呐,阿良良木,不抬头么。」

  然后我发现

  她居然已经将身上的浴巾解开,放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全裸

  一丝不挂的战场原

  就这样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锁骨、胸部、乳头、腰部、小腹、阴部,大腿、小腿、裸足。

  她全部的一切都在我的面前一览无余。

  「感想如何~ ?」

  即使是没有穿着任何衣物,她也显得坦然之极,大大方方的,没有女孩该有的羞涩。

  「感想?」

  「作为一个男士,看见自己女友的裸体总会有些感想吧。」盛夏的星光可是很明亮的,而且我好歹曾经也是一个吸血鬼,就算是没有灯光也能清清楚楚的看见一些本来不该看见的东西啊!!

  比如那黑色茂密的丛林,和粉红诱人的大峡谷!

  「身材超完美!」

  「……低级。」

  「诶?」

  咦,她的眼神是不是像是在看一坨垃圾?

  「……下流的阿良良木就看不见其他的东西么。」看着战场原一脸认真的样子,我也不得不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起来,嗯肌肤很白皙,还有些透明的色泽,看起来质感也很好,抱在怀里的话一定舒服极了。

  自己的分身也在裤子里刷的抬头表示同意。

  「……果然是鬼畜君呢。」

  她用一贯鄙夷的语气鄙视着我,然后抛出了一句骇人的话语。

  「那么,我们开始结合吧。」

  什么?

  结合

  交合

  做爱

  性交

  女性和男性之间的生殖行为?

  SheandME?

  战场原黑仪& 阿良良木历?

  这怎么可能嘛!!

  那个战场原居然会想要委身于我?不久前才向我发出过最终通牒,和超严重提醒的战场原,怎么可能会突然就改变了主意!

  那种对男人的厌恶,是刻在骨子里的毛病吧!是很难克服的吧!绝对是吧!

  这种心理上的顽疾,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无声无息的就这样被治愈了。

  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

  不,也许,也许是有可能的。

  说实话,在任何地方都显得很强大的战场原唯独在「性」的方面显得很胆怯,不过她并非是讨厌男人或者我,而是很重视我们之间的关系。

  正因为重视才显得「保守」,她只是不想去「讨厌」我,所以才不能和我发生肉体的关系,仅此而已。

  但是最近她和羽川却好像走的很近,她们两个之间好像有了非常奇妙的关系,昨天———七月二十八日的下午,羽川也对我说了很多奇怪的话,难道说……我绞尽脑汁的推测着事情的真相,然后被再次靠近了我一步的战场原给打断了。



  「垃圾……不,阿良良木。」

  「你刚刚是不是很若无其事的说了自己的男朋友是垃圾!」「怎么会呢,处男。」

  「……」

  「先别说这个了,你的下面怎么还是软趴趴的,难道是看到我过于完美的裸体兴奋过头以至于硬不起来?」

  开玩笑,有哪个男人看见一个左手领着塑料袋,右手拿着订书机的少女还硬的起来,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是怎么看出来穿着裤子的我下面是软趴趴的!

  「当然是直觉。」

  走到一旁拿起了武器和宝特瓶的战场原大大方方的站定在了我的面前。

  超赞!!超正点!!裸体赛高!!

  我感觉我有点硬了。

  「你想知道我脱光的理由么,那当然是因为满足阿良良木禽兽般的欲望,是我身为女友的应尽的责任,那么现在,你口渴么?」「渴。」虽然已经被她的发言震呆了的我,不明白她到底想说些什么,不过大约是监禁已经经过了挺长的时间,身体也我发出了想要补充水分的信号。

  「想喝么?」她挥舞着从手中的塑料袋中拿出的宝特瓶「想!」我老老实实的回答到。

  她岔开了话题,果然之前的话只是为了欣赏我呆滞的表情么,可恶。

  「阿良良木君,对你实施凌辱的话,你一定会很兴奋吧。」「谁会啊!」

  「想喝水嘛?」

  「这个么,当然想要了!」

  「是喔,不过这瓶可是我要喝的。」

  她毫不在意自己的春光几乎要尽数暴露在我的眼前,一仰头开始咕噜咕噜的喝起了瓶装水,那动作是何等的霸气,何等的潇洒,那种无与伦比的开放感,简直可以说是喝水的艺术。

  那种可以感受得到的清凉也让我燥热的喉头不停的滚动着吞咽起口水,这就是所谓的「凌辱」么,果然好可怕。

  「噗哈,很好喝,嗯」

  「……」

  「那么,抖M的变态君。」

  「这是谁啊!谁是抖M的变态啊!」

  「是谁露出那一副小狗乞食般的表情的,要是我为了一口水露出这种羞耻的表情,还不如立刻自尽。」

  「……」

  不停的使用那种可怕的毒舌,展现着语言的暴力行为的战场原黑仪,她看起来好像很高兴,虽然表情其实没有什么变化,不过我可以感受的到,那种从她内心升起的愉悦,或者说戏弄的快感。

  简直像是重病的人被打了兴奋剂,唔,这个比喻不大贴切,或者说是小孩得到了她心爱的玩具那样,真正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般的满足。

  果然,战场原,她才是真正的抖S吧!!!

  「那么,阿良良木君,既然你都这样用眼神诚心的恳求我了,那我就施舍给可怜的你那一点微不足道的水分吧。」

  「是是……伟大的战场原大人……感谢你给在下喝水。」总觉得长时间的吐槽已经让我的大脑转不过劲来了,仿佛要卡壳一般,让我完全无法预测到战场原她下一步究竟要做什么。

  「呐,阿良良木,给我舔。」

  「诶?」

  她将从宝特瓶中流出的水滴滴在了她赤裸的脚上,把濡湿的白皙脚趾伸到了我的面前————好吧我早就该料到,永远充满着恶意的战场原一定不会用正常的方式给我喝水的。

  这是理所当然的。

  我听话的伸长了脖子,含住了她的脚趾,用舌头舔了起来。

  嗯,刚洗完澡的脚上毫无异味,还带着一股香波的味道,最重要的是,肌肤上挂着的水分都一滴不剩,彻彻底底的渗透到了我干燥的喉咙里去了。

  哇,好清爽!

  「阿良良木,刚才的那幕我已经把它设定成手机待机画面了。」「什么?……额,算了,战场原大人是否能赏在下一个饭团。」「原来你肚子饿了啊,那么,『吃』我怎么样?」战场原的表情超一本正经的!

  咦?不会吧!难道之前的话不是说笑?她真的要和我!?

  这,超令人诧异的!!

  她啪的一声丢掉了空的宝特瓶,站到了我的面前。

  「补充完水分之后,不就是应该是轮到『榨取』这个环节么。」战场原一如既往的沉默着面无表情的称述着,然后又一次的从拖鞋中抬起了自己的脚,灵巧的用脚趾拉开了我下身的拉链……一脚踩在了啪滋一声弹出来的那个棒状的物体之上。



  「啊!!」

  受到了超乎想象的攻击,我忍不住难堪的叫出了声来。

  不过战场原好像似若未闻般的继续踩着,虽然并非是会感到疼痛的用力踩踏,但是这种怪异而令我头脑紊乱之极的可怕而又香艳场景也让再次干涸起来的喉咙里发不出什么有意义的声响。

  「像这样,用脚踩着生殖器,是不是感到很屈辱,非常的丢脸啊。」「啊,竖起来了,硬梆梆的,童贞的阿良良木君果然是一个被凌辱就会勃起的变态。」

  战场原冷酷的说着,丝毫没有对自己的行为抱有有一点一滴的羞耻心。

  两根白皙嫩滑的脚趾熟练的夹挟揉动起敏感之极的前端,从冠状沟到龟头顶端的裂口,都被脚趾的肌肤仔仔细细的摩擦着,一阵阵如同触电般的电流不停的窜上了脊背。

  然后那里,男人最重要的宝贝,用于生殖和排泄的器官,我左手的好伙伴,不得不被强迫的越胀越大。

  不好,战场原的脚趾太灵活了,完全克制不住身体的本能了,大危机啊!超级大危机啊!

  「啊啦啦,童贞男阿良良木君果然是一个无可救药的大变态呢。」诶,语气加强了,语气居然加强了!!

  可是的确是好舒服,简直能说是天下第一的舒服,比起上天堂来说还要舒服,左手君与战场原的脚趾相比简直是5岁孩童和25岁熟女之间的差别啊。

  「那么,一万两千年前保持童贞至今的阿良良木君。」「这是谁啊,这么凄惨的生物是谁啊。」即使只能咬着牙忍耐那种直入脑髓的超级快感,也请务必允许我全力的吐槽。

  「你已经快要射了吧?」她极为冷静的回击着我的吐槽,然后将白皙的脚板盖上了我几乎将要喷射的那个孔。

  无法说出口,超难以启齿,自己已经忍不住要射出我的BABY们啦!!

  「看啊,棒子蠢动个不停呢,光用脚就能射了的男人,会是一个怎么样的大变态。」

  「……」

  现在说什么都没关系,难受的肉棒已经胀大到极限了啊,我没有勉强的出声,只是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面前的战场原。

  战场原大人,你一定能领会的,一定能理解的对吧!

  这是作为男人的尊严啊!!

  她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用恐怖的语气说到。

  「放心吧,即使阿良良木是一个毫无节操的大变态,我也会一如既往的深爱着你,从肉棒到大脑,全身上下所有的部位,我都会替你去打理,从泄欲到呼吸,一切的一切,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帮你去做。」

  好沉重的爱情!!

  「那么,阿良良木君,请愉快的把欲望发泄出来吧。」战场原随后放下盖住出口的脚板,张开两个性感之极的脚趾,开始急速的撸动起我快要到达极限的那根棒子——————好爽☆!

  唔哇……不行了!!……忍不了啦!!……要射了啦!!

  忍耐了许久的生殖器中迸发出了一团团白色的物质。

  我一边愉快的喷射着积攒已久的液体,一边无奈的思索着自己和战场原的将来。

  看起来

  自己的未来,绝对绝对会非常非常的「倒霉」啊……不过我依旧会一直爱着她,这个名为战场原黑仪的女孩。

  渐渐的,身体里蠢动的快乐平复了下来。

  这可是我平生第一次在别人,还是一个女生的面前射精。

  超害羞的!

  眼前的战场原利落的在脑后绑起了一个马尾。

  正在有些慵懒的我不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的时候,全裸的她俯下了身,撩起了耳侧的头发。

  然后

  对着我裸露在外的裆部用力的嗅了几下。

  自然,被铁链束缚的我只能待在原地一动都不能动弹。

  「气味很浓烈啊,而且还黏糊糊的。」

  那当然了,自己好几天没有洗过澡了,而且还刚刚射过一发!

  「好像很好闻呢,又脏又臭的肉棒,不知道尝起来会怎么样」说着,战场原就自说自话的用手指捉起我瘫软下来的肉棒,妩媚的撩起垂下的发丝,很仔细的塞进了半张的樱唇里。

  「啊,阿良良木的棒子,超美味的呢。」

  柔软冰冷的唇轻轻的含吮着敏感的前端,而艳红的舌头则在棒子的周围带起了一道缠绕的湿痕,那种既清纯怜人,又淫乱糜烂的姿态实在是太过耀眼。



  那个战场原居然会为我口交,这种超现实的场景让我本已平息的欲火再次燃起。

  现在的战场原,超H!

  从充满青春气息的丰润嘴唇中,伸出的那根充满着诱惑气息的舌头,仿佛就像是一条灵巧之极的小蛇,缠绕在了射过一发之后,半软半硬的肉棒周围,细细的的把玩,慢慢的抚弄。

  粗糙的舌面恰到好处的刺激着正在慢慢回复的肉棒,从根部重要的囊到敏感的前端裂口,都依次留下了她诱人的湿痕,红唇上那股时隐时现的吸力更让我刚射过的下体又忍不住的昂起了脑袋。

  只不过简单的数下舔舐,粘在包皮外还未干涸的精液就被她的舌头给一扫而空,从吞咽而合拢的嘴唇里还发出了仿佛在回味的咂咂声。

  超专业的口活!!

  贞操观念异常强烈的战场原毫无疑问是个货真价实的、不懂男性的处女。

  但是口交的技术却超乎寻常的强力。

  自己的阴茎因为战场原的唾液而变得整体闪闪发亮,比起射精之前甚至竖的更高,更坚硬,看着自己的黑色的柱子在樱花色的嘴唇中来来回回的进出,光是那份视觉刺激就足以让我化身猛兽。

  肉欲满满啊!

  可惜现在的我,除了腰部以外都受制于铁链不能自主的动弹。

  实在是太遗憾了

  「呐,男生的话,舔哪里会最舒服呢?」

  抬起了头的她的脸虽然因为热量的蒸腾而带着微微的红晕,不过依旧的面无表情,就像一尊精致的瓷器一般。

  「好像是龟头的沟部。」仿佛是受迫于她无言的压力我张口说出了心里话,而没有被舔到的那个部位也开始隐隐发痒了起来。

  像是在期待着什么。

  其实是想让战场原从包皮里侧来舔,现在的我内心正在这样的「祈祷」。

  然后立刻的,马上的,仿佛我和战场原心心相印似地。

  她还貌似妩媚的对着我笑了笑?

  虽然难以置信

  但是再次俯下身的战场原用她那两瓣青春气息十足的嘴唇,剥开了上层黏糊糊的包皮,将湿润灵巧的舌头探了进去。

  游动的舌尖灵巧的四下出动,从内里敏感的肉茎,到沾着秽物的冠状沟,所有的地方都没有落下。

  那种麻麻的痒痒的舒爽感觉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仿若极乐天堂一眼,甚至让我的精神都飘忽了起来。

  等到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包皮的内里,自己几日未曾洗澡所留下的秽物,居然都已经被清扫的一干二净,甚至可以看见她将内容物吞咽下肚的动作,没想到她居然真的能够做到这种地步。

  太棒了,口交达人战场原,NiceBall!

  仿佛没有感觉到肮脏和劳累一般,在仔仔细细的将包皮的清扫工作完成之后她又一次的将已经火热到滚烫的巨柱含了进去,用力的耸动着自己的脑袋,做着刺激男性欲望的吞咽动作。

  潮湿拥挤的口腔,缠绕挤压着少女唇舌,还有不时的会撞击到的喉咙处的那块软肉,从肉棒上传来的那种震颤般快感令人难以置信这是用来进食的器官,而战场原的脸上也渐渐的露出了些许扭曲的痛苦表情,应该是口交带来的呼吸受阻的难受感吧,不过她却并没有停止嘴里的动作。

  只是不停的,仿佛要取悦我似的摇动着头部。

  这种和平时大为不同的战场原的侍奉行为,让我体内的快感如火山般爆发,在之前唇舌的刺激积累之下,只不过坚持了十分钟,我又一次痛痛快快的射了出来。

  白浊的液体猛然的从龟头的裂口处涌了出来,咻咻的灌满了她的口腔,随之而来的巨大冲击力和她身体本能的挣扎,也让我的肉棒脱离了温暖的口腔,在她的脸上、脖颈上洒下了斑斑点点的印记。

  太美了,太诱人了,那张面无表情的精致脸蛋上面居然挂着我的精液,我居然颜射了战场原。

  这将是我一生的宝贵回忆!

  而她好像丝毫没有在意这些,只是仰起了头,咕噜咕噜的分了数次咽下了口中的液体,还闭上了眼睛,仿佛在品尝着什么味道一般。

  「真是绝世美味呢,阿良良木君精液的味道,就是所谓的天上佳肴吧。」重新正视着我的眼睛里好像带着少见的喜悦,她用手指仔细的刮蹭下脸上沾着的粘稠液体,然后放入了嘴中舔舐着,好像一点都不想浪费掉。



  那种带着腥味的液体,怎么可能好吃!!

  虽然觉得她又在耍我,但是她为什么会品的这么津津有味,难道真的是美味,我居然会有种想要品尝一下的冲动?

  「那么,阿良良木已经发泄了两次了吧。」

  「额……」说起来这可是巨大的消耗啊,不不不,是福利,足以抵消她把我绑架监禁在这里的行为了————应该说还绰绰有余吧。

  真是太棒了,战场原!

  太感谢您了!

  「谢谢了。」我诚实的道谢着。

  「不用谢,这不是固定事项么,那么接下来该是阿良良木你的回礼了。」诶?回礼?

  「该做的前戏都完成了,那么现在我们就来正式结合吧。」诶诶诶!!!

  这是来真的?不是只是帮我发泄一下欲望,而是真的要和我做爱?难道这不是幻觉?

  「好啊!把我背后的手铐解开吧,这样可没法行动呢。」我欣喜的提出要求。

  战场原她如果真的放开心结的话,那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上卖弄嘴巴虽然也很赞,不过是下面那张的话,更加值得期待呢。

  这可是阿良良木人生第一次彻彻底底窥见女性私密处的绝赞良机。

  我的兄弟啊,你说是不是啊!

  「完全没有必要呢,倒不如说把阿良良木绑着会更好。」哐当

  一柄大锤击中了我的头部,或者说颅骨,还是大脑和延髓?

  总之我彻彻底底的眩晕了。

  说不定甚至连呼吸和心跳都停止了呢。

  就像受到了致命的攻击一样。

  「……」

  问题发言,这是超问题发言吧!

  愣住的我很快的回过神来。

  想要做出反驳。

  不过眼前的战场原脸上的表情超认真的。

  呜哇!!

  难道说阿良良木历宝贵的第一次女性体验,居然是会被女友绑着,然后霸王硬上弓。

  不要,绝对不要。

  这一定是会产生一辈子心灵阴影的FLAG,这种FLAG就算很湿很H也请允许我全力的拒绝。

  满怀期待的瞄了一眼背后的影子,小忍啊,你的主人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危机,赶快出来救驾啊。

  一个,不是十个,十个甜甜圈哦。

  理所当然的,没有丝毫的反应。

  冷汗,巨量的,比之前意识到「禁忌」被发现的时候,更甚的冷汗从额头唰唰的留下。

  战场原大人做出的决定是不会更改的吧!

  于是,不出意外的话,我要被自己的女友「强暴」了。

  唔哇,怎么办,不过——

  ——其实如果要严格来说的话,之前的情况也已经和强暴无异了吧。

  而自己的处男身也早已献给了自己的左手。

  但是和女性的话,这绝对是第一次呢,不是和羽川,和骏河,和八九寺,和月火,和火怜,和小忍……

  而是和战场原黑仪。

  我现在的女朋友,也许……不,一定是……我未来的妻子。

  嗯

  这样想起来,现在其实也是不错的情况。

  如果不是此时的我正被手铐反铐在一个柱子上的话。

  战场原正居高临下的盯着我。

  就像女王俯视着她的臣下一样。

  即使她现在身无长物。

  只是赤裸着的她,也气势如芒,威凌如刺。

  只是直视着她,我的双目就被彻底的刺伤了。

  只是听闻她的吐息,我的口鼻就不能大口呼吸了。

  只是感觉到她的存在,我的唇舌就不敢出言反抗了。

  只能无助低下头,专注的看着眼前的地板。

  唯有思绪还是自由的。

  只能屈辱的妄想着。

  啊……

  就算是这样「强大」的战场原也有可能会被人强暴的吧。

  嗯……这种可能性无法排除呢。

  就像「那个不知名的男人」曾经想做,但是没有做到的一样。

  当然这是以前的她。

  现在的她虽然随时随地都携带着大量的文具作为武器,也有着用其行凶的胆量和意志。

  但是威风凛凛的战场原小姐毕竟只是一个人类,并非是那种常人无法抵抗的怪异。

  也就是说,战斗力平平。

  只是一具普普通通的肉体,即使精神上无比强大,身手也不过只是常人的水准,一个身强体壮的男人有可能会被她的气势所压倒,在付出一定的代价之后被击倒。



  换句话说——她成为一名平凡无奇的女孩了。

  战场原黑仪,这个女人的变化之大让人措手不及,甚至让我认为她正在谋划一个庞大的,用来恶整我的恶作剧。

  意外的,这种想法会让我心里平静一些。

  不过呢,结局好就是一切都好,经过了重重艰难的「考验」,我和战场原黑仪的两人「幸福」生活现在才算正式的开始吧

  ————加油,阿良良木历!

  黑仪蟹篇完结

  【完】

字节:55870